死刑的廢存與否

2012-12-14 02:36

原來我已經放置play部落格這麼久了阿.....(掩面)

------------------------------------以下正文------------------------------------

最近的割喉案又讓我開始思考死刑這件事,以前的我也是強烈反對廢除死刑的,也很討厭廢死聯盟,討厭的原因是因為我不認為「人權」是值得被放在殺人犯身上討論的。

以前我以為廢死聯盟的主張是基於人權與國際潮流,但自從接觸到司改會、廢死聯盟等NGO後,我才驚覺自己以前被媒體誤導得多嚴重,多麼的膚淺。
我看到的幾乎所有關於廢死聯盟的報導標題都被媒體下得很聳動,讓人感覺廢死聯盟是一群沒有同理心的人權主義者,甚至連他們的主張或論點也都被改得亂七八糟,幾乎所有報導都被加上一層濾鏡,傳遞給我的是富涵立場的訊息。再大一點對媒體多了一層不信任不再看報紙後,我對於廢死依然沒去深入了解,跟大多數的人一樣,都覺得那些罪大惡極的殺人犯應該通通處死刑沒有什麼好商量的。

高三那年,我看了許多有關死刑的存廢、嚇阻力等相關文章與評論,我的觀點還是偏向保留死刑,但是現在我對死刑的廢存已經沒有特別傾向哪邊了,因為不論哪邊都一定有其弊處,並沒有哪邊有絕對的好或不好,以下就幾個點來討論我的看法。



嚇阻力與犯罪率

我不認為死刑的嚇阻率、廢死國家犯罪率的降低等等這些爭論是有解的,因為這些數據的變因都太多了。

假如殺人會被判死刑:殺一個被抓到是死刑,殺兩個也是死,那我還不如多殺幾個?
假如沒有死刑:反正殺幾個都不會被判死刑?

廢死國家的犯罪率下降部分,我覺得這也不是個有利的證據,一個國家要廢除死刑,不太可能是突然廢除,而是先經過一段時間的減少執行死刑及停止執行死刑,因此廢死國家犯罪率偏低不是廢除死刑所造成的結果,而是整個社會環境的因素。也有國家因為廢除死刑而造成暴力犯罪率上升的情況,像是法國和菲律賓,況且一個國家似乎不太可能在犯罪率居高不下的情況下貿然廢除死刑,我想社會犯罪率和死刑的關聯性並不是這麼大。


犯人的悔改

也許犯人之後真的真心懺悔,難道我們不該給他們第二次機會嗎?
雖然我自己的立場是不贊同的啦,因為我們要怎麼判斷一個人是否真心懺悔或是給他一次機會他會改過自新? 但這似乎也是個值得討論的問題,假如犯人真的大澈大悟願意面對自己所犯下的錯誤真心悔改,並在未來奉獻自己投入對整個社會有益的事,有些人也許會選擇原諒並再給他第二次機會,這時還要堅持處死他嗎?


罪證確鑿的極惡殺人犯

我想這應該是所有堅持死刑的人的最大論點吧,例如最近的割喉案即是非常典型的例子,但是很遺憾最不理智的堅持死刑者往往在這群人之中。很多人只要遇到這類的事就會一股熱血湧上來,開始大罵廢死聯盟及人本並且口出惡言。
我同意這類罪犯的確沒有什麼好爭論的,但是每當探討廢死的意義即論點時被他們拿這些例子來無限跳針實在不是個好現象。


江國慶案

這個案件算是我對死刑態度的動搖點,我以前從來沒有注意過冤案這回事。我們在執行死刑時勢必會有此情況發生,或多或少。冤案的例子也屢見不鮮,如蘇建和等等。
剛開始我也很鴕鳥心態,像大部分的人一樣覺得現在的司法那麼進步,那些案件都是十幾二十幾年前的事,現在不可能發生這種事,但是最近的一個鄭性澤案卻是2002年的事,十年離我們其實很近,科學鑑識已經很進步了,在上百冊的卷宗裡甚至還發現沒有被洗掉的暴力逼供錄音帶,我逐漸了解到冤案其實沒有絕跡,我相信或多或少一定會有誤判,司法系統不可能完美。
這是我認為執行死刑的最大副作用,也是最需要被檢討的部分,可惜大多數支持死刑的人一直在逃避這個問題不願去面對。


死刑的不可回復性

上面提到的冤案問題正好突顯了生命的不可回復性,蘇建和是到今年才被無罪定讞,直到2012年我們才有第一個救援成功的案例,前面我們不知道我們有可能已經造成了多少個江國慶? 在有可能錯殺無辜的人的前提下,我寧願讓那些殘忍的殺人犯終身監禁不得假釋,也不希望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


鄭性澤案

目前尚在救援的鄭性澤案,鄭性澤在2006年被判死刑,而他很幸運的被發現並且有足夠時間平反是因為2006年剛好是台灣開始暫停執行死刑的時間。在事件曝光之前,一般人會有可能發現他是無辜的或事件有疑點嗎? 很遺憾,不可能。這讓我想起一個行政院長對廢死聯盟說過的話:那你告訴我這一群死刑犯裡有哪個是無辜的? 現在想起來,有點諷刺。


司法檢調的漏洞

這部分我覺得大家還是上司改會或廢死聯盟的網站上去看好了,他們講得比較清楚,因為我也沒辦法講得很詳細,畢竟這比較專業一點(大概),像是被告是否有充足辯護等等。


死刑、無期徒刑及假釋

並不是所有殺人罪都會被判死刑,有些甚至得以假釋,這些主要依據法官的判斷來做處理,簡而言之,死刑的量刑並沒有一個固定的標準,通常嫌犯如果具有比較令人同情的背景或動機的話,比較容易逃過死刑,另一個例子雖然我沒有嚴格查證過,但我個人覺得滿值得參考的,那就是女性比較容易逃過死刑。

另外就是我認為有沒有悔意不能當做判刑的考量,或是法官是否給予改過自新的機會不夠公平,例如清大王水溶屍案的洪曉慧已經在2008年獲得假釋出獄,如今年的林于如案,她為了保險金弒母、婆婆及丈夫,但高院最後判決無期徒刑,因為高院認為她有悔意且要以矯化為重。

我認為你沒辦法準確的判斷一個人是否真心悔改,而且並不是所有重大犯罪者都能得到第二次機會,你也沒辦法知道你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未來是否會重新做一個正直的人。


犯罪背後所隱含的社會問題

這個部份我pass (那你列出來幹嘛(毆))


結論

我對死刑的看法目前基本上沒有特別偏向哪一邊,如果真的要選的話我寧願以終身監禁且不得假釋來代替死刑,考量到冤案、不公平性的發生,如果說可以讓誤判率降到0的話我當然覺得死刑很ok,不過我想這是不可能的。關於人權與尊重生命的部分,不好意思我實在無法認同。廢死與否不應該只是一堆人一面倒的狂罵甚至威脅廢死聯盟,做為一個民主的社會,大家都有言論自由發表不同的意見,和你不一樣的意見也有其值得參考的部分,我在這幾年的潮流中看到的是許多台灣人沒有包容不同言論的雅量,台灣變得有點主流意見暴力,不過這些都是題外話了。
建議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廢死聯盟的網站,雖然不見得完全認同他們的主張,但是少掉媒體及名嘴的濾鏡,可以看到原本他們的面貌,至少並不像以前接收到的是一群人犬團體,而且我覺得裡面有滿多值得一看的東西。

http://www.taedp.org.tw/




留言:

  1. |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發表留言

(留言:編集・刪除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natividad.blog126.fc2.com/tb.php/8-0e6a2b23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